头部
当前位置: 首页 |文化养老
文化养老
大川东去留精神--忆念方大川教授
信息来源:暂无    发布日期:2014-11-03   浏览次数:0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叶双榆

元旦刚过,我在闽北出差行车途中,接到在福州大学一起工作过的一位老同事的电话,告知方大川教授仙逝。得知这一消息,悲痛与愧疚之情油然而生。几个月前,就听说方教授患病住院,本想前去探望,却因事冗一直未能抽出时间,如今只能在医院与他作无语的诀别。

方大川教授是著名的物理无线电专家。改革开放之初,我在省政府办公厅联系科教文工作,那时就已闻其大名,但真正与他相识相知,是我到福大工作之后。1997年春,我刚调到福大,就常听校领导和老师们说起,有一批德高望重的老教授、老领导,他们与张孤梅书记、卢嘉锡先生等一起,从学校创办伊始就一直在校工作,几十年筚路蓝缕,艰辛创业,辛勤奉献,深得师生们的尊敬,是学校的“宝贝”。方大川先生就是其中最具影响的老教授之一。至今我还记得16年前第一次到他家拜访时的情景:我刚到他家楼层,只见方教授已早早开门迎候,他精神矍铄,满面笑容。在简朴而整洁的客厅里,我们聊了很久,涉及学校的历史、“211 工程”发展规划、学科建设、青年教师培养、科研成果转化等等。虽是第一次面谈,却如同老友相会,一杯清茶,无拘无束。方教授对福大的深厚感情、对学校事业发展的关心、对教学科研工作的真知灼见,以及对校领导班子的热情鼓励,令我深受教育,十分感动。此后,每隔一段时间,我都会去拜访请教他。交往多了,推心置腹,自然成了忘年知己。

我调离福大后,与方先生虽然难得见面,但一直未间断联系。逢年过节,通过电话或由熟人带口信互致问候、祝福。方先生工于诗词,他常把新作寄我欣赏。拜读他的优美诗篇,心灵得到陶冶,不仅增进了彼此的感情,更被他兼通文理、学贯中西所折服。

方先生是学界大师,知识渊博。 在物理无线电专业领域,他不仅基础 研究造诣很深,论著颇丰,而且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。他在载波电话、载波电报、多路通讯、卫星广播电视终端设备等领域取得了突出的科研成果,曾经成功试制了“会议电话音阀控制设备”;参与国防军工“海底电缆”重大项目攻关,获全军技术革新展览一等奖;设计的新型载波电话机,成为我国当时这一领域的重大技术突破。他英文、俄文水平很高,翻译了许多国外论著。他热心科普工作,撰写了大量科普文章,用通俗易懂、 生动活泼的文字,宣传科学精神,介绍国际、国内科研的新成果。方大川教授曾在厦门大学任教,并在国家和福建省交通、邮电、电信、水利水电等部门从事工程技术和管理工作,还担任过福建省政协委员、省科协常委、省科普作家协会顾问,获国务院特殊津贴,为国家和我省经济建设和教育科技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。

方大川先生毕生追求真理,志在报国。他在思想政治上,始终与时代同行,65岁申请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至97 岁辞世,党龄达32 年。他几十年如一日,学而不厌,即使退休之后,仍坚持学习,学会了用电脑看新闻、发邮件、下象棋,91岁还用电脑整理大量文稿,出版了个人文集——— 《涓涓集》;95岁高龄还是上海《新民晚报》的撰稿人,勤奋笔耕,并以《兴趣加乐观别让高寿成为负担》为题, 接受《福建老年报》专访,趣谈身心修养,豁达淡定,给人以深刻的启迪。他诲人不倦,桃李遍天下,教书为师表, 育人作楷模。他为人谦和、淡泊名利,在我的印象中,他从不对别人提及自己的成就和贡献,更没有向组织提过 一件关于个人或子女需要帮助的事。 其品德才华,令人敬佩,同丹心鉴日, 似海纳百川。

方大川教授已离我们而去,但他的高尚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前行!

 

 

 

(作者为中共福建省委常委、秘书长, 福大校友)

转载自《福州大学学报》

201336

上一篇: 咏樱花二首
下一篇: 2014年退休教职工集体祝寿会老同志代表的发言
尾部
版权所有:福州大学  地址: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工业路523号  邮编:350002  电话:059187893105